异军突起的奥尼之顿 短短一年跻身NMN行业第一梯队品牌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14 17:42    

  卡粉近些年,越来越多的人把烟酰胺单核苷酸(NMN)当做可以实现健康与抗衰老的方法,市面上的烟酰胺单核苷酸(NMN)品牌也越来越多。如此多的NMN品牌中,上市并不算早的奥尼之顿凭什么能在短短一年内跻身行业第一梯队呢?从奥尼之顿品牌故事说起

  早在2001年,奥尼之顿创始人就已经在诺贝尔奖实验室Dr. Ray Wu指导下开始研究生物工程相关技术,到2004年实现生产工艺工业化并在全球范围内陆续建立原料生产基地和工厂。2016年,奥尼之顿与NMN抗衰功效发现者哈佛大学David Sinclair教授达成合作,正式引领前沿抗衰研究。到2020年,奥尼之顿已经拥有1000平米先进的线粒体医学与辅酶学科研实验室和多位博士为主的研发团队,推出NADH、NMN等靶向抗衰、细胞修复类产品10余款,在全球申请专利达72项,其中NMN专利申请数量全球第一。近20年的生物科研背景为奥尼之顿的突起奠定坚实基础。奥尼之顿拥有全球顶级生物学博士团科研成果NMN抗衰研究,离不开科研实验。奥尼之顿创始人之一康奈尔大学读博士后期间,在Dr.Ray Wu实验室开始研究生物工程相关技术。Dr. Ray Wu是基因工程和生物技术领域的重要开创学者之一,同时也是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他的学生(也就是奥尼之顿创始人之一的同门师兄)Jack William Szostak是2009年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得主。所以,奥尼之顿从一开始就具备强大的科研基因。“NADH应用之父”George D.Birkmayer(乔治·伯克梅尔)教授于2017年4月-2019年4月担任奥尼之顿首席科学家。乔治·伯克迈耶(George Birkmayer)在20世纪80年代首次将还原型NAD+应用于疾病治疗,被称为“NADH应用之父”。资料显示,NMN抗衰研究最著名的教授大卫·辛克莱尔(David Sinclair)在2018年的顶级科学期刊《CELL》上发表的——关于NAD+能够逆转血管衰老的论文中,实验用原料是奥尼之顿的一代原料。此外,奥尼之顿也组成了以多位线粒体医学专业博士为主的研发团队,结合全球先进的NMN抗衰老研究成果,为打造强盛的奥尼之顿品牌展开更深入的研究。严谨的科研态度,是奥尼之顿的核心竞争力2016年,研发出高稳定性、高吸收度、高含量的奥尼之顿年青素(NMN)之后,奥尼之顿并没有马上将产品推广上市,紧接着花了三年多时间做了一系列安全检测。据了解,长期安全检测并不是行业强制的,目前市场上鲜有品牌进行了如此详细的安全检测。本着对消费者极度负责的态度,2016年6月,奥尼之顿年青素(NMN)被送到国内指定的权威检测机构浙江省医学科学院进行了长达8个月的长期安全检测。从长期口服毒性、短期急毒,对基因、细胞和生殖的毒性等多个细节进行检测,检测结果均合格。通过长期安全检测之后,奥尼之顿年青素(NMN)又通过浙江省疾控中心(CDC)进行了长达一年时间的综合安全评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是中国最高级别的疾病防控与公共卫生管理部门,在全国各省市地区都设立了直属部门。疫情发生以来,疾控中心的关键地位越发凸显。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评估准则,数据与结论均十分严谨,因此在各项认证中,更具权威性,也是保健药品在中国最高级别的安全认证。在NMN的安全性评估中,疾控中心收集了大量的科研文献和海外销售情况,并分析诸多国外发达国家主管部门对NMN的评估情况,通过长时间的分析研究,才会给出评估结果,而且可被其它政府职能部门直接认可,无需再验证,权威性极高。

  异军突起的奥尼之顿 短短一年跻身NMN行业第一梯队品牌

  值得指出的是,奥尼之顿年青素(NMN)诞生之初就获得了FDA备案。但FDA对保健食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不进行审查,无法真正保障产品的安全,这也是奥尼之顿通过国内权威机构进行长期安全检测的原因之一。消费者的支持是奥尼之顿最大的动力经过重重检测和评估之后,奥尼之顿年青素(NMN)于2019年8月正式上市。同年的双十一购物节上销量突破100万,在京东同类商品中排名前3,消费者复购率90%。到如今,仅10个月时间,销量已突破千万元。截至目前,奥尼之顿年青素(NMN)和NADH等明星产品获得客户好评率超过99%,复购率超过60%,在NMN行业被广泛认可。参考资料【1】Gomes A P, Price N L, Ling A J Y, et al. Declining NAD+ induces a pseudohypoxic state disrupting nuclear-mitochondrial communication during aging[J]. Cell, 2013, 155(7): 1624-1638.【2】https://finance.huanqiu.com/article/9CaKrnK4kYc【3】Das A, Huang G X, Bonkowski M S, et al. Impairment of an Endothelial NAD+-H2S Signaling Network Is a Reversible Cause of Vascular Aging[J]. Cell, 2019, 176(4): 944-945.

相关新闻推荐

2012-2020 奥尼之顿NMN中国官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804527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