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入控烟监管,电子烟行业走向反省时刻

2021-02-08 19:59 admin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技不谓侠”(ID:Beaman303),作者:远离电子烟的,36氪经授权发布。原标题:纳入控烟监管,电子烟正忍受凌迟处死

  虽然今年疫情影响不小,但这并不影响广大科技互联网人跳槽甚至裸辞的决心。

  不谓侠身边有几个从事市场营销的朋友,从过年回来到现在陆陆续续在观望新的工作机会。

  这几个朋友虽身处不同行业,但这几个月却仿佛约好似的都接到过“悦刻”HR或猎头的电话。

  如此看来,这家公司的扩张野心昭然若揭。

  可惜的是,不谓侠这些朋友没有一人对这家公司感兴趣,纵然HR和猎头们如何渲染这一行业的远大前景。

  原因只有一个:电子烟行业瞬息万变,其不确定性让人畏葸不前。

  电子烟从2003年发明至今的十几年时间里,从未像现在这样获得如此之多的关注和争议。

  2020年初开始,电子烟在中国市场开始普及并受到资本市场关注。

  以2020年6月悦刻拿到IDG和源码资本3800万投资为标志,此后一年资本开启狂热的“炒电子烟风潮”。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2020年是电子烟最为辉煌的一年。

  当连罗永浩这样原本做手机的人也来搞电子烟的时候,这个行业就仿佛到了A股5000点的时候。

  最火的时候,在媒体的报道里,办公室、商场、车站、候机楼到处可见抽电子烟的人,人们似乎认为这种形式对自己和他人无害,因此得到了大多数公众场合的默许。

  当时召开的国际电子烟展,会场里不仅有电子烟产品、甚至还有厂商请来的模特,穿着三点式在人群中展示广告。

  正因为电子烟越来越流行,各大品牌也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且各个都说自己是国内最大的电子烟公司。

  悦刻、卓尔悦、赛尔美、思格雷、恒信、格林韵达、易佳特、福禄、爱卓依……恩,大家都是最大的~

  行业里有句笑话,说当时有500万元就可以做电子烟。

  只要有品牌和资本,电子烟这行其它都可以交给电子烟工厂和其它硬件工厂去做。

  有从业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甚至说出了金句:“只要你生产出来,就肯定有人要,根本不用自己跑市场。”

  一时间,国内市场也跟随着全球电子烟流行趋势急剧上升,而急速上升。据市场情报公司Arizton分析称,2020年-2025年,全球电子烟市场收入将超600亿美元。

  市面上在售的电子烟分两种,一种是由烟枪和烟弹组成,烟弹是真实烟草构成,只是在燃烧时不会吸入焦油(俗称加热不燃烧的电子烟),国内刚开始流行电子烟时,绝大多数都是这种形式。

  烟枪在某宝上可以买到,但烟弹只能依赖于海淘,国内绝无任何渠道可以购买。这也使得消费体验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影响。

  基于此诞生了第二种形式,虽然还是烟枪+烟弹的形式,但烟弹换成了化学合成品的烟油成分(俗称雾化器式电子烟)。

  这样一来,口味便丰富起来,国际上通行的电子烟口味多达13个主要类别和90个子类别。

  虽然许多电子烟品牌都打着“帮助戒烟”的旗号,但烟油的成分是由化学合成物组成,戒烟之余难免造成另一种伤害。

  此前,一项由国家卫健委支持的调查项目,抽选了市场中排名比较靠前的10余个品牌、20多种不同规格的电子烟进行检测。

  结果令人惊讶:几乎所有被检测的电子烟都检测出了重金属铬(Cr);约有一半的产品检测出了重金属镍(Ni);20%的产品检测出重金属铅(Pb);约有10%左右的电子烟产品检测出非金属砷。

  要知道,铬、镍、铅和砷都具有致癌性,它们和焦油的危害程度不分伯仲。

  除了这些重金属元素,还检测出了甲醛、乙醛、丙烯醛、多环芳烃……各个致癌。

  德国美因茨大学医学中心心脏病学主任托马斯·蒙泽尔团队发表在《欧洲心脏杂志》的一项最新综述文章做出了直截了当的结论。

  电子烟蒸气中的主要有毒化学物质包括甲醛和丙烯醛,以及金属和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s),这些物质都会损伤细胞导致血管组织中氧自由基(如超氧物)的增加。这会分解内皮细胞释放的一氧化氮,一氧化氮对帮助血管扩张、防止炎症和动脉阻塞非常重要。

  吸食电子烟将严重损害心血管系统、损害肺部生理、损害呼吸系统。

  传统烟草与电子烟都会使动脉硬化,引起炎症并破坏DNA,并可加剧新冠肺炎严重并发症风险。

  这么看电子烟并不安全,也绝不是烟草商宣传的无害无毒。

  而且,电子烟的二手烟同样危害健康,电子烟只是把焦油成分去掉,还是含有烟草的提取物尼古丁,仍然存在“二手烟”的问题。

  其产生的某些金属含量,比如镍和铬,甚至比传统卷烟产生的二手烟的含量还要高。

  在河南省今年的新规中,将电子烟纳入公共场所禁烟范围,规定公共场所室内区域禁止吸烟,其中包括电子烟。

  2020年,曾经稳坐第一大风口行业的电子烟,变成了火山口。

  这也就是为什么不谓侠的那些朋友没有一个人选择去尝试下的原因。

  去年315晚会,电子烟行业乱象被曝光;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规定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敦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

  当天才转发了陈冠希代言自家电子烟产品的罗永浩,也再一次被调侃起了“干一行,黄一行”。

  就在最近,北京市“控烟一张图”上有关电子烟的投诉量明显上升,这其中投诉最多的就是办公场所、公共场所和餐厅,可见大众对电子烟的容忍度已经从最开始的接纳,逐渐变成零容忍。

  对此,政府也就应对公共场所电子烟管理问题进行立法解释,顺势将电子烟纳入《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监管范围。

  很明显,今年的电子烟市场冷却了不少。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多次通告,加之今年7月份的电子烟市场专项检查,使得各大品牌销售渠道缩紧、用户使用场景受控。

  监管趋严,这直接导致了标榜时尚、科技的电子烟风口已过,甚至正在经历小刀慢揦的“凌迟处死”。

  由于众多和电子烟相关的互联网平台企业被约谈,许多电子烟网售渠道也纷纷关闭,甚至电子烟都没能参加当年的“双十一”。

  在那之后,电子烟产品陆续从线上平台消失。

  不管是雾化器式产品还是加热不燃烧电子烟,直接用“电子烟”“IQOS”等关键词都搜索不到相应产品,能搜到的也只是“烟杆弹充电宝收纳盒”一类的产品。

  可以说,经历“线上禁售”之后,电子烟行业几乎亏掉底裤,格战、倾销战和山寨品流行导致市场乱象丛生甚至泥沙俱下,凸显出行业隐藏的巨大危机。

  鉴于电子烟存在的健康风险,签署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国家,接纳了世卫组织的管控电子烟建议,包括中国在内,美国、印度、西班牙、菲律宾等各国陆续开始强力管控电子烟,禁令将扩展到电子烟的生产制造、进出口、转让、销售、分销、库存和广告等诸多方面。

  面对当前国内外的控烟力度,以及悬在电子烟头上的那只若隐若现的管制之手,原本销售渠道就在缩紧的电子烟,还将面临用户使用场景受控的挑战,这种联合打击,真的要命。

  今年的招聘市场上或许不再能见到“悦刻”一众的身影了,不谓侠庆幸那些朋友当时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电子烟还能“卷土重来”吗?

  在不谓侠看来,电子烟行业“卷土”估计只能“吃土”,推倒重来恐怕才能有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