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网”电子烟“风口”潜入渠道创业 “入场费

2021-02-08 19:58 admin

  本报记者 万笑天 深圳报道

  “今年能来的都是真爱”对于网络禁售和疫情的双重冲击,业内人士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净化了行业。为期三天的IECIE深圳电子烟展顺利落幕,尽管缺少海外展商和客户,展会规模和参展人数都不如2020年,但现场热情不减——它依然是2020年全球最大的电子烟盛会。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与往年不同,由于缺少了互联网渠道,今年的展会少了过去眼花缭乱的营销,各品牌发布新品、讲解政策,都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线下渠道,“卖出去”才是王道,而谁来卖、在哪里卖,似乎孕育着电子烟新的“风口”。

  8月20日上午,展会的一个入口并未出现拥挤,人们需检查健康码后进入。本报记者万笑天/摄影

  强监管还在延续

  2020年11月1日,就在IECIE上海电子烟展会的最后一天,国家烟草专卖局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自此,电子烟线上销售渠道被关闭,电商平台下架了相关商品,电子烟行业大整顿和大洗牌由此拉开。据此前网络数据统计,半年多来,注销的电子烟企业数量有上千家,大多数电子烟品牌就此消失。

  今年7月,国家烟草专卖局再次对电子烟行业开展为期两个月的专项检查,针对的是通过改头换面、变相销售等手段诱导未成年人购买吸食电子烟的问题,指向性和针对性非常强,目前并没有引发行业的动荡。

  强监管下,电子烟的销售已经“断网”,对线下渠道的依赖性越来越大,目前现有的蒸汽烟店,还有多品牌运营的集合店,是现在销售渠道的主要方向,一些一次性的快消产品,也会布局在便利店,进行多渠道组合销售。

  而布局线下实体店的,需要较大的资金投入,并非所有电子烟品牌可以承受。铂德电子烟合伙人兼CMO方辉表示,线上政策出台后,以及大半年疫情的影响,也使电子烟品牌企业数量相比高峰时大幅减少。

  更为关键的是,线下渠道的开拓速度远不如线上,这对部分带着互联网基因的电子烟品牌来说尤为难受,原有的线上销售渠道,也为众多资本涌入提供了便利,而一旦转到线下,一些企业无法提供更多的资金支持。且在线上管控政策发布后,有电子烟线下渠道进场费翻了四五倍。

  早前,有电子烟品牌方向媒体表示,2020年夏天,4款电子烟产品在某连锁便利店上架,年费(入场费、展示费等)报价约40万元,现在的报价几乎翻了5倍,全部600家店上架报价大约在300万元。

  不过,对于上述“翻5倍”之说,有电子烟渠道负责人认为,一般而言,每家店的入场费(一次性)、展示费均在1000元/月左右。但在竞价中,有品牌背水一战,将上述费用翻高5倍,也是有的,但相信随着“战况明朗”如此高价,不会是常态。

  “感觉就是有劲使不出来,线下的模式与线上差别太大,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金钱。”一位要求匿名的电子品牌高管对记着表示,如果电子烟像传统烟草那样一家一家的去布点,是难以想象的,“我更愿意将电子烟的渠道寄希望于新零售,一定会有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