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益阳惊现千亿首富,靠的是电子烟!他怎么

2021-02-08 20:01 admin

  益阳,湖南省地级市,位于长江中下游平原的洞庭湖南岸,属于长江中下游城市群重要成员城市,洞庭湖生态经济区核心城市。

  益阳市人杰地灵,诞生了多名亿万富豪。

  汉森制药的董事长刘令安、58同城的姚劲波、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艾华集团董事长艾立华、金碟软件董事长徐少春,都是全国知名的益阳大富豪。

  2020年,益阳杀出了一匹大黑马,一举夺得益阳首富桂冠,个人财富比原来的前五大富豪加起来总和还多。

  他就是思摩尔国际的创始人陈志平,被称为中国电子烟之王,一个超级低调实力超强,而又不为人知的超级富豪。

  那么,陈志平是如何逆袭成为千亿级别的富豪的呢?

  一、

  1975年,陈志平在湖南省益阳市出生。

  由于陈志平极为低调,几乎不接受采访,并没有太多关于他的生平介绍。

  从公开的信息可以探知,陈 志平从小是个学霸,考上了同济大学市场营销专业。

  1997年,陈志平大学毕业之后,留在了上海,在上海上科联合科技公司做起了销售员。

  几年之后,陈志平又加入了上海复旦光华信息科技公司,同样是做销售经理。

  多年一线市场工作,让陈志平心生疲倦。如果继续在企业做下去,陈志平最多只能在企业里面做个高管。

  陈志平有湖南人敢闯敢拼的精神,不甘平庸的他,决定自己创业。

  陈志平的创业思路也比较清奇,他并没有选择一直从事的软件信息行业,而是选择了煤炭行业。

  当时,中国经济快速腾飞,带领煤炭价格高歌猛进。

  一夜暴富的山西煤老板,撩拨着每一个想赚大钱的创业者。

  陈志平带着一身胆,和几个朋友,一头扎进了煤炭行业。

  经过几年打拼,不知道煤炭行业深浅的陈志平,在四川被人算计,买了一批假煤回来。

  仅这一票,陈志平损失了200万,负债累累。

  创业失败,并没有让陈志平意志消沉,他一直在寻找东山再起的机会。

  2007年,32岁的陈志平来到深圳,以小股东的身份,加入了深圳思摩尔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思摩尔由赖宝生创立,持股占了85%,负责销售;剩下的15%由负责研发的刘平昆持有,陈志平的股份也是有刘平昆代持。

  当时,思摩尔并没有进入正轨,也没有找到适合发展的行业,这给后来者陈志平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发挥空间。

  二、

  电子烟行业,进入了陈志平的法眼。

  之所以陈志平会接触到电子烟,是因为深圳的电子烟行业,有一大波湖南老乡在这个行业里发了财。

  烟油、芯片、雾化器、模具、生产组装,电子烟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都有湖南人在做。

  自从2003年,药剂师韩力发明了第一只电子烟,创办如烟公司之后,仿佛打开了一个电子烟市场的潘多拉魔盒。

  电子烟之父韩力

  如烟公司的电子烟一经上市,便得到了追捧,销售额最高做到了10亿元。

  但在2009年,美国FDA禁止了电子烟流入市场。长期依赖海外市场的如烟陷入休克,销售额一落千丈,最后以7500万美元被帝国烟草收购雪藏。

  一个通过专利近乎垄断市场的如烟公司倒下,千千万万个山寨电子烟公司在深圳站了起来。

  2009年成了山寨电子烟公司最好的时机,大量的仿制如烟的电子烟小厂如雨后春笋,国外的客户提着现金,来工厂催货。

  很多湖南人抓住了这一波机会,赚到了大钱。

  陈志平也是慧眼识珠,断定电子烟行业大有可为。

  就在2009年,陈志平通过思摩尔,成立了深圳麦克韦尔,作为电子烟产品的运营主体。

  陈志平是个门外汉,带着创业伙伴主攻便携式电子烟开发。由于他有较为丰富的市场销售经验,很快就获得了电子烟品牌NJOY的代工合作。

  2012年,NJOY将美国的FDA告上法庭,认为电子烟属于烟草,不属于药品,不归FDA管辖。

  美国最高法院做出判决,电子烟再次获得进入美国的机会,随着NJOY的销量大增,陈志平的订单如雪片一样从美国飞过来。

  那真是一个躺着都能赚钱的大好机会,和麦克韦尔一样,全深圳都是电子烟的小作坊,吃着这个行业的红利,赚着电子烟的暴利。

  深圳有着2000家像麦克韦一样的小作坊,如何才能突破重围,在红利期过去之后,依然能活下来?

  陈志平非常有危机感,虽然赚到了钱,但他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三、

  2013年,陈志平的麦克韦尔迎来了爆发式增长,除了承接老客户NJOY的4343万元订单,还获得了新客户Logic 6768万元的订单。

  麦克韦尔亮眼的业绩,被它的电池供应商亿纬锂能看在眼里,馋在心里。

  亿纬锂能2009年A股上市,收购一家快速增长的公司,进入电子烟产业链,无疑能够提高资本市场的想象力。

  亿纬锂能的老板刘金成,向陈志平抛来了橄榄枝。

  这对陈志平来说,抱上上市公司的大腿,背后有个大靠山,是杀出重围的绝佳机会。

  收到收购意向,陈志平拉着熊少明等创业伙伴,不眠不休讨论了两天,最后决定将麦克韦尔卖给亿纬锂能。

  2014年2月28日,刘金成和陈志平签定了股权转让协议,亿纬锂能以4.39亿元的现金对价,收购陈志平和熊少明等人持有的50.1%的股权。

  亿纬锂能成了麦克韦尔的控股股东,陈志平为此背上了三年3.47亿元的利润对赌。

  但此后两年,陈志平有点时运不济,大量竞争者加入电子烟行业,市场竞争加剧。

  利润空间急剧压缩,三年下来,麦克韦尔只交出了1.81亿元的利润,刚刚超过对赌利润的一半。

  陈志平和团队,不得不把对赌的利润,补齐给亿纬锂业。

  这还不算完,刘金成萌生了把麦克韦尔剥离出上市公司的想法。

  这让陈志平难以接受,亿纬锂能董事会的想法是将上市公司的股份转让给大股东刘金成,失去了董事会的支持,陈志平只能寄希望于上市公司小股东来否决这个方案。

  在亿纬锂能股东大会上,中小股东否决了此项议案,这拯救了麦克韦尔的命运,也成了陈志平命运转折最为关键的一天。

  如果麦克韦尔真从上市公司,转让给大股东,也就没有后面的故事,更没有陈志平千亿身家的可能。

  这让陈志平获得了短暂喘息的机会,2016年,陈志平推出了陶瓷雾化加热技术,以此推出陶瓷雾化芯片。

  这是点烟技术的一个革命,让陈志平迎来了新生,麦克韦尔开始甩开一众山寨小厂,走向行业的龙头。

  对赌失败之后的第二年,也即2020年,麦克韦尔的销售额突破了16亿;2020年,麦克韦尔的销售额迅速增长到34亿,2020年翻倍到76亿元,增长速度让人恐怖。

  此时,麦克韦尔打着望远镜,在市场上居然都找不到对手。

  四、

  2015年,陈志平还将麦克韦尔送上了新三板。

  新三板挂牌之后,麦克韦尔向几家证券公司定向两次增发,募集了不到4000万元。

  2020年,电子烟行业成为了创业的风口,罗永浩、同道大叔等密集发布电子烟品牌,资本大量涌入,让陈志平萌生了更大的野心。

  陈志平找到大股东刘金成,表露出麦克韦尔想独立IPO的想法。

  但上市公司控股的企业,想要独立IPO,成功案例极少。

  麦克韦尔的成功逆袭,让刘金成看到了其未来的巨大潜力;刘金成也展现了极大的格局,他同意让出控制权,放手麦克韦尔展翅高飞。

  经过几轮减持,亿纬锂能将持股比例降到了37.55%,陈志平和熊少明等创业团队组成一致行动人,成为了麦克韦尔的实控人。

  时隔多年,麦克韦尔的控制权又回到创始人手里,不得不说是资本市场不可多得的佳话。

  2020年“315晚会”曝光电子烟对人体健康有危害,长期吸食会对尼古丁形成依赖。

  电子烟一时之间人人喊打,准备大干一场的罗永浩,从风口行业掉下来,被网友嘲笑为“干一个行业,死一个行业”。

  这次行业危机,同样给陈志平带来了危机,这直接把麦克韦尔在A股上市的舆论路子给堵死了。

  陈志平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将麦克韦尔的上市锁定在香港。

  2020年7月,“思摩尔”这个名字再次启用,陈志平在开曼群岛注册了“思摩尔国际”,通过协议控制麦克韦尔,作为香港上市的主体。

  经过一年的布局和运作,2020年7月10日,思摩尔登陆香港证券交易所。

  思摩尔在香港资本市场受到追捧,发行价12.4港元,开盘28港元,收盘上涨至31港元。

  至此,13年的时间里,陈志平完成了创业——被收购——收回控制权——独立IPO多项重大的决策,尤其收回控制权和独立IPO的惊险两跳,最后都跳成功了。

  五、

  目前,思摩尔的股份上涨到了每股75港元,市值达到了4845亿港元。

  陈志平持有思摩尔38.49%的股份,个人财富折合成人民币达到了1554亿元。

  仅仅13年的时间,陈志平从一个籍籍无名的销售人员,改天逆命成为了千亿级别的超级富豪,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相信当年被骗200万,负债累累的陈志平,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

  陈志平的成功,离不开湖南人“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的创业精神,也离不开陈志平锐利的眼光以及超强的运作能力,更离不开电子烟行业在政策灰度下的爆发增长。

  陈志平有一句口头禅:“把牛逼装在心里,闷声干大事。”

  正是如此低调的性格,即使成为了千亿富豪,也不常为世人知晓。

  但是,陈志平这个千亿富豪能做多久,会不会昙花一现,有待时间的检验。

  他掌控下的思摩尔,以及整个电子烟行业,都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政策风险。

  电子烟与传统的烟草,目前各个国家有着不一样的政策和税收,每个国家的政策变化,势必会对电子烟品牌造成巨大的影响。

  作为电子烟的头部供应商,政策始终是悬在思摩尔头的达摩克利斯之剑。